注册免费送彩金白菜

作家网

注册免费送彩金白菜 > 文坛动态 > 正文

《天津诗人》交由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管启动仪式举行


 
“《天津诗人》交由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管启动仪式”在津举行
 
  十年磨一剑 诗坛绘华彩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成为《天津诗人》主管单位
 
  2020年9月26日上午10:00,“《天津诗人》交由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管启动仪式”,在天津宁河兴家坨博物馆会议室举行。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元龙;“中国咨询创意产业之父”、中国创新策划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主席何阳;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副主任侯宝华;天津市宁河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德春;《天津诗人》顾问、《天津诗歌双年选》主编胡元祥;天津市鲁藜研究会会长、《天津诗人》副总编辑段光安;天津市宁河区作家协会主席李晓楠; 画家、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舒淼;《天津诗人》副总编辑胡庆军;天津市青年联合会常务委员、京秀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京涛;“时光深处的《天津诗人》”大型记录片总编导王宏、傅旭杰;作家景峰等二十余位特邀嘉宾一起与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和《天津诗人》总编辑罗广才见证了这一诗坛盛事。启动仪式由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组长、《中国诗歌排行榜》主编周瑟瑟主持。
 
  与会诗人们畅所欲言,对 《天津诗人》十年来在华语诗坛上取得的成就给予高度评价,并就今后的办刊理念和办刊方向提出了建议。
 
  据悉,《天津诗人》是2011年1月在天津创刊的诗歌读本,虽以地域命名,但超越地域,全方位地展现当代汉语诗歌面貌,见证当代优秀诗人写作的探索与成果,刊发的作品被500余种诗歌选本及专业文摘刊物转载,成为我国重要的诗歌读本之一。《天津诗人》一年出版发行4期,从最初前3年的每期出版发行1000册,到后来的每期3000册、5000册,最高时的10000册,《天津诗人》累计出版发行了16万册,作者队伍累计近五仟余人,成为当下诗坛上的一个高品位、高质量的诗歌平台,在广大读者中产生着重要影响。但在管理体制上,《天津诗人》始终是和出版社合作出版,没有正式的主管单位,从长远来看已经影响到读本的稳定运行、长久发展及在读者中的声誉。楚水介绍了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的情况以及作为《天津诗人》主管单位后对刊物的要求和畅想。诗人、《天津诗人》创办者罗广才在发言中深情地回顾了“寻找婆家”的“历程”:“记得2015年农历正月初八一大早,我接到时任天津市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秘书长王忠琪同志的电话,让我上午九点到作协和我谈事。那是一次至今都令我感动的一次谈话,一个驱之不散的温馨记忆。因为在那一次我才知道天津市作家协会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天津诗人》的成长和发展,市作协计划“收编”《天津诗人》,成为《天津诗人》的主管单位。在之后的两年里,我一直和王忠琪同志就“收编”事宜保持着沟通。后来因为诸多因素,也可能有我不知道的因素,“收编”事宜被搁浅了。但我依旧对天津市作家协会、市作协的同志们有着深深的感激之情。后来,我遇到了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的楚水会长,于是就有了今天的启动仪式。我的成长经历一直都是在党的培养和教育下,从一名文学青年逐步地成长,我深深地体会到《天津诗人》的成长离不开党、离不开组织,所以我一直渴望找到组织,渴望找到党的领导,这是我长久以来的一个愿望,此次《天津诗人》交由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管,使我和《天津诗人》的作者和读者都如愿以偿”。
 
  启动仪式以后,与会诗人们还参观了世界三大古海岸之一的七里海湿地,古海岸遗迹让诗人们感受到了人类文明的伟大。诗人周瑟瑟认为:《天津诗人》七里海金秋诗会在大疫之后的七里海湿地进行,对华语文本诗歌创作具有特别的意义。
 



当代著名诗人、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组长、《中国诗歌排行榜》主编周瑟瑟主持启动仪式。
著名诗人、天津市鲁藜研究会会长、《天津诗人》副总编辑段光安宣读“关于《天津诗人》诗歌读本编辑部归属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为主管单位的申请”
 
画家、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舒淼宣读“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关于同意作为《天津诗人》主管单位的批复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讲话
“中国咨询创意产业之父”、中国创新策划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主席何阳讲话
著名诗人、河北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副主任侯宝华讲话

  在“《天津诗人》交由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管启动仪式”上的发言
 
  罗广才/文
 
  尊敬的元龙主任、尊敬的楚水会长、尊敬的何阳先生、尊敬的瑟瑟主编,尊敬的与会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天津诗人》即将迎来她十周岁的生日,人们常说:十年磨一剑,而今天,此时此刻,我要说:十年初相见。是的,《天津诗人》从今天开始,结束了创刊十年没有正式的主管单位的历史;是的,也就是从今天开始,《天津诗人》将以新面孔、新步伐向您走来,和您初相见。
 
  《天津诗人》创刊十年来,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和健康向上的艺术方向,团结海内外华裔诗人,成为当下诗坛上的一个高品位、高质量的诗歌平台,在广大读者中产生着重要影响。但在管理体制上,《天津诗人》始终是和出版社合作出版,没有正式的主管单位,这势必影响到读本的稳定运行、长久发展及在读者中的声誉。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求一个契机,想有个“身份”。
 
  记得2015年农历正月初八一大早,我接到时任天津市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秘书长王忠琪同志的电话,让我上午九点到作协和我谈事。那是一次至今都令我感动的一次谈话,一个驱之不散的温馨记忆。因为在那一次我才知道天津市作家协会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天津诗人》的成长和发展,市作协计划“收编”《天津诗人》,成为《天津诗人》的主管单位。在之后的两年里,我一直和王忠琪同志就“收编”事宜保持着沟通。后来因为诸多因素,也可能有我不知道的因素, “收编”事宜被搁浅了。但我依旧对天津市作家协会、市作协的同志们有着深深的感激之情。后来,我遇到了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的楚水会长,于是就有了今天的启动仪式。我的成长经历一直都是在党的培养和教育下,从一名文学青年逐步地成长,我深深地体会到《天津诗人》的成长离不开党、离不开组织,所以我一直渴望找到组织,渴望找到党的领导,这是我长久以来的一个愿望,此次《天津诗人》交由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管,使我如愿以偿。
 
  可以说《天津诗人》的成长历程也是我们感恩的历程。《天津诗人》一路走来,得到了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同志、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同志、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同志等中国作协、中国诗歌学会的领导以及社会各界贤达和业界同仁无私的支持和帮助,没有大家的扶持和帮助,《天津诗人》最多不过是汪洋中一叶随风漂流的孤舟。
 
  记得1994年4月18日,在天津原乐园宾馆召开的“纪念梁斌同志文学创作六十周年研讨会暨八十诞辰”的会议上,时年八十高龄的梁斌同志双手颤颤微微地拿着麦克风,却依旧铿锵有力,洪钟大吕: “我永远也忘不了是延安人民的小米喂养了我。”我们的时代需要红色经典,更需要一种传承。我记得,2010年6月19日上午,张元龙同志在参加《天津现当代诗选》首发式暨诗歌作品朗诵会上的精彩致辞: “如果没有诗人,没有诗,我们的生活是非常单调的。一个没有诗意的城市尽管有高楼大厦,那到处充满的是匠气;生活里如果没有诗意,多么令人窒息;如果我们的民族没有诗意,那就没有想象力,这个民族就没有什么前途。诗是非常重要的,感谢我们诗人们给我们的生活添加了这么多丰富多彩的内容。”
 
  我还记得:诗人张维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说:罗广才身边有一大批义士,他们,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托底者。是的,《天津诗人》的使命就是用母语的妙焕努力地成为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家国、我们的民族的精神托底者,以鲜活的文风秉持多元的的诗歌立场,发现、培育、激励更多的爱诗者,以独立和自觉精神为时代和人民创作出反映社会的沧桑流变、人民的喜乐悲欢,为持续营造和优化诗歌生态而努力。
 
  此次《天津诗人》“改弦易张”,我没有请业界同仁写什么贺函和祝福语。因为《天津诗人》虽然需要被喝彩、被祝福、被点赞,但更需要操持安静和冷静。《天津诗人》将一如既往,全方位地展现当代汉语诗歌面貌,见证一线写作的探索与成果,推介诗歌新人不遗余力。同时,作为目前的《天津诗人》的主编者,我也将继续不断加强学习。有三位被我尊为精神导师的师长:一位是段光安同志,十年来,我是在他“慢半拍,不可操之过急”的教导下稳步前行的;一位是胡元祥同志,他教会我在做事上,要做到“懂规矩、知进退”,在做人上,要厚道,即使张扬个性,也不要拴“死扣”;一位是王立夫先生,他曾经对我说:天命之年以后,人生就有两个字可以为之努力,那就是:“成全。”
 
  沈从文先生曾经说过:“我想建一座希腊的小庙,里面供奉的是人性。”所以,我期待我供奉的也是两个字:成全。
 
  请各位领导和嘉宾允许我以个人的名义,向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暨楚水会长表达衷心的感谢,并同时对今天与会的各位领导和嘉宾致以崇高的敬意。最后,借用我曾经给兄弟报刊的庆典贺词作为今天发言的结束语:“时光没有皱褶,水一样淌过,总有记载时光的一群人,满手芬芳,记录灵魂的风景,流水的声音”。
 
  谢谢大家
天津市宁河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德春讲话
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元龙讲话
 
  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元龙讲话
 
  各位诗人、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很高兴能在这金秋时节,与朋友们一起参加“《天津诗人》交由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管启动仪式”。首先我代表天津的父老感谢楚水会长对《天津诗人》的支持。
 
  十年来,靠着罗广才同志的默默地奉献和支撑,作为民间刊物,在没有固定财力支撑,靠一己之力,在许多纯文学刊物纷纷低迷的颓势中,却以其特色与接地气的另类情怀而逆势上行,《天津诗人》已在中国诗坛上成为一朵耀眼的花儿,为中国文学的繁荣与发展做出了贡献。能够坚持十年,出版了四十期,别说在天津,就是整个中国也是少见。十年里,有朋友们的默默支持、有作者的默默给力,《天津诗人》成为疾风中常绿的一棵劲草。
 
  今天,《天津诗人》终于有了主管单位,可喜可贺,从今天起,可以说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天津诗人》的地位,但我坚信不变的是《天津诗人》一如既往的大气和包容。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是由从事通俗文艺创作和研究的文学家、艺术家、评论家、编辑家和有关专家、学者和省、市通俗文艺研究会自愿结成的国家一级社团,其旗下的《神州》杂志是中央级综合性核心期刊。今天,又高瞻远瞩地接纳了《天津诗人》这本专业诗歌读本,既是一种担当,也是一种责任。在这里,我感谢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的慧眼识珠,也期望《天津诗人》继续策马扬鞭, 以崭新的面貌绽放在诗歌百花园中。
 
  希望《天津诗人》所刊发的作品,多反映新时代,讴歌新时代,唱响新时代,为时代立传。文艺是为政治服务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对时代,要面对而不是回避;对政治,要尊敬而不是淡化。这样,文艺包括诗歌,才有希望和出路。多些撞金击石之声,少点风花雪月之咏。师古而不泥古,就像毛泽东诗词,还有鲁迅、聂绀弩的诗,一看就明白,一读就心动,激起共鸣,引发遐想。要勇于创新,创新是我们民族的灵魂,也是诗歌的灵魂,创新才有高峰。新时代用新的语言表达新的内容,应该有新的形式,所以要多多继承和创新。
 
  忽然想起白居易的两句诗,叫作“杯尝七尹酒 树看十年花”,我想在此刻改为“笑尝七尹酒,喜看十年花”更为应景。十年,弹指一挥间。祝愿《天津诗人》在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以更加成熟稳健的步履迈向辉煌,祝愿我们每一个人都永保这颗诗人的心——灿烂着阳光的灿烂。
 
  我们愿意看到,在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的主管下,《天津诗人》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摇旗呐喊的风采,为社会提供精美精神食粮的担当。我们为她的新生鼓与呼。
 
  谢谢大家。
诗人、《天津诗人》顾问、《天津诗歌双年选》主编胡元祥总结讲话
 
  诗人、《天津诗人》顾问、《天津诗歌双年选》主编胡元祥总结讲话
 
  尊敬的元龙主任、楚水会长,尊敬与会各位朋友: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天津诗人》诗歌读本归属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主管的启动仪式,刚才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的楚水会长和《天津诗人》总编辑罗广才做为接收和移交双方分别表明了态度,张元龙主任、何阳先生,候宝华主任,宁河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德春同志先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辞,对通俗文艺研究会,对《天津诗人》表示了美好的祝愿,今天的启动仪式是圆满的,成功的,它必将成为《天津诗人》诗刊走出天津,走向全国,走向正规,走向中兴,走向蓬勃发展的一个里程碑。
      
  《天津诗人》已经走过了十年的发展历程,此期间在没有主管单位,没有经费,没有相对应的编辑队伍的情况下,总编辑罗广才先生以坚定不移的信念,锲而不舍的精神和钢丝绳般的顽强硬是挺了过来。千里走单骑,过关斩将,奔走呼号,多方求助,使这一诗刊从无到有,到出刊40期,从印刷量1000本到现在的一万本; 更令人可喜的是,这本诗刊的作者和读者已经扩展到全国30个省市区,成为广大读者喜欢,业内士认可,刊稿作者有荣誉感,倍受大家珍爱的诗歌读夲。同时也得到了中国作家协会铁凝主席,吉狄马加副主席等多位领导的好评。可以说《天津诗人》过去的十年,历尽艰辛,也是步步走向成功的。虽无娘,靠自立,虽无钱,靠化斋,虽无名,靠实力,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本诗刊已成为国内订阅量较大的诗刊之一。
         
  在我们的文艺出版物中,民刊是允许存在的,但早在78年以前我们伟大的领䄂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就明确指出我们的文学艺术是在党领导下的,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文学艺朮也在发挥党的喉舌作用。因此,民刊大都希望有一个主管单位,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分。罗广才也不例外,他也在积极地寻找"娘家″,像电影《闪闪的红星》里面的潘冬子一样,想使自己的编辑部,使这本诗刊尽早成为"党的人",今天罗广才如愿以偿,天津诗人归属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也是天作之合,可喜可贺!
         
  文学艺朮是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但他从来都遵从着作者的信仰与追求,遵从着作家诗人及其它艺朮家的世界观与价值观,从来也没有离开过政治。坚持党的领导是我们文学艺术必须遵从的方针。希望《天津诗人》在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领导下,更加坚定地秉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讴歌正义,讴歌光明,讴歌五千年中华民族的传统文明,讴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天津诗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来源:天津诗人
作者:罗广才

 
98彩票计划群 云鼎彩票计划群 博乐彩票计划群 快赢彩票计划群 澳彩网彩票计划群 广发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