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一场相遇一场梦

《草青青,麦黄黄》:一场相遇一场梦
 
  在散文集《老家》出版时我就知道,自己肯定会以老家的风物和环境写一篇小说,但我还无法预料它是个怎么样的故事。这是内蒙古北部的一块半农半牧区,种田,也养牛羊,这里有农人的性格,也有牧人的风韵。
 
  今年夏日的某一个午后,半睡半醒间梦见了许多少年时的情景叠加拼贴:如几十年来那样,我从远方赶回去,在村口的一条公路上,左边是麦田,右边是草原,有风在吹着。“草青青,麦黄黄”几个字自脑海浮现,这篇小说一下子有了自己的调性,也有了它的时间结构。
 
  从草青青,到麦黄黄,在老家所在的北中国,刚好是初春到仲夏,大概半年的时间。这是人们劳作最繁忙、辛苦的一段时间,土地颜色的变化,也是这块土地上人的生活变化。但是,在大自然的草青麦黄之间,毕竟还有在一个更大的空间——那些离开和归来的人,那些意外闯入的人。他们为村庄带来不一样的态度和行为,悄悄改变着这里的事物。这些改变,无所谓成功或失败,就像土里的庄稼蔬菜,不管长得好或坏,总是从春到秋,耕种收割。到第二年,大地还是大地,只不过泥土里风化的物质有了变化。
 
  从情节上说,这个故事并不复杂。曾在北京打拼的白领田晓,因一次重病改变了人生规矩,回家创业,开展绿色种植;生于南方长于南方的打工仔苏途“逃亡”北上,偶然间成了村民的“快递员”,他们相遇在内蒙古北部的木伦河畔。那时是初春,草色遥看近却无,生活环境、价值观、知识水平各不相同的两个人,就这样遭遇了。他们之间,与其说生发了隐忍的爱情,不如说是一种更为珍贵的彼此怜惜。
 
  季节更迭,人事变幻,苏晓借用老家的土地和庄稼疗愈自己在城市留下的伤病,而苏途则在异乡的草木间找寻自己的安定之心。他们像是彼此的生活多棱镜:男与女,南方和北方,回家和远行,白领和打工仔,一切特征都是对立的,但就是在这些对立之间,形成了相互吸引。但不知不觉中,麦穗已黄,离别的时刻到来了。
 
  这篇小说每一小节的标题,都取自和草木麦苗有关的古诗,确实颇费了一番心思。我喜欢这些句子,它们对一个从小在田野里长大,操持过几乎所有农事的人来说,与那些只有城市经验的人是决然不同的。
 
  我在青草初生时放牛放羊,也在酷日下收割麦子,麦芒把两条手臂划满细小的痕迹,伤痕被咸咸的汗水浸了之后,有一种别样的刺痛。这就是收获的疼痛。我希望这些诗句不但能契合每一部分的内容,更可营造出一种朦胧如梦的氛围。毕竟,田晓和苏途之间的相遇本就是一场梦,连我们自己跟故乡之间也是一场相遇一场梦。
 
  梦终究会醒来,但梦中的人和事,却永远留在了记忆里。
 
  来源:《小说月报》
  作者:刘汀  
 

 
全民彩票计划群 吉林快3走势 天天彩票计划群 乐彩网 微信pk10机器人漏洞 东升彩票计划群 北京快3 568彩票计划群 内蒙古快3 湖北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