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小说 > 正文

二叔的消费卡

       我读书的学校和二叔打工的工地在同一城市,我好容易找到他,对他说二婶因肾病住进了医院,卖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只够一个星期的药费,家里一年多没收到过汇款,现在医院已停了药,正等着拿钱回去救命呢!
       二叔含着泪,什么也没说,我气得想走,他拉住我,要我陪他到酒店吃顿饭再走,我很奇怪,他平时连工地上订的盒饭都舍不得吃,总躲着工友,在墙角架三块砖,用饭盒煮包谷洋芋吃。看着他脱下发臭的工装,放下满是灰浆水泥的裤腿,那裤腿只有放下那截有些颜色,望着他青筋突暴,棕黑干瘦的身材,我不禁一阵阵心酸。
       他把我带到一家豪华大酒店门口,门口等着他的一个工友王叔叔,他问王叔叔:“刘老板会不会来?”王叔叔说:“我跟他是老乡,俗话说,老乡对老乡,两眼泪汪汪,再说我们还带点亲戚关系呢,这点面子一定会给。”
一会,酒店外开来一辆小车,他俩急忙迎上去,可那刘老板没下车的意思,在车上不耐烦地说:“啥子事?快点说,老子忙得很!”
       王叔叔哈着腰:“里面说,今天田师傅请客。”
       刘老板不屑地说:“这全城,老子啥子山珍海味没吃过?你那点钱……”说着,他看见我叔叔背后的我,又止住了嘴。
       王叔叔见状,忙拉过我介绍说:“这是田师傅的侄女,大学生。”说着他暗中拉了下我的衣袖,我知趣地点点头:“刘老板好!”
       刘老板这才跨下车,堆出一付笑脸:“好哇,有个大学生,赏脸吧!”我进了门,见二叔没来有点慌,急回头,见门童拦着他,听二叔说:“我请客。”门童问:“有钱吗?”只见二叔掏出一个卡片说:“消费卡。”
       我想,嘿,那消费卡是富人的玩艺儿,二叔一个打工仔什么时候也有了它,难怪不得一年多没给家里寄钱!
       刘老板拉着我坐在他旁边,二叔递过菜谱要我点菜时,我觉得他手在抖,我知趣地点了麻辣豆腐,蕃茄鸡蛋汤几个素菜,我见这些都是几十块钱一份的,心中有些不忍,瞟了二叔一眼,他低着头,脸色苍白。
       刘老板连菜谱都不看,对侍者说出一大串“金龙伴醉虾,”“白虎衔青羊”等一大堆怪头怪脑的菜,又问我来点什么酒?我说“随便。”他举起右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对侍者说:“红酒,路易十八。”
       酒过三巡,趁刘老板脸上泛起红潮,王叔叔不失时机地提出正题:“刘老板,你是好人,田师傅一年多没给家里寄钱了,他老婆病着呢,是不是把他消费卡中的五千元换成现金?”
       刘老板一脸的无奈说:“我也没法呀!你晓得,我们给大宝公司做了工程,他们拿不出现钱,这家酒店就属他们公司,只好开出消费卡这玩艺儿,我说呀,拿到这东西总比什么也没拿到好,钱在这卡上,你不吃还是白不吃,来来来,吃吃吃,喝喝喝。”
       说着他举起大肚酒杯,我见杯中红酒一荡一荡的,我这才明白二叔请客的原因,我觉得这杯中哪是酒?分明是我二叔和他工友的鲜血,只见刘老板仰天一倾,一大杯血酒灌了下去,一抹嘴角,唇边还挂着一滴一滴血淋淋的液体。
       刘老板趁着酒意,摇摇晃晃,扶着椅背走到我面前说:“大学生,秀色可餐,来陪哥儿干一杯,这一席就算我的!”说着把嘴凑到我耳边,热烘烘的酒气熏得我脖子发痒,我一推,酒洒在我胸上,他居然拿着餐巾在我胸部上下抹擦,趁机还在女孩子敏感的部位捏了一把,我大怒,一杯酒向他脸上泼去。
       二叔见势不好,急忙召来侍者,掏出消费卡说:“算帐!”一会侍者又来到桌前说:“对不起,划去消费卡上所有的钱,你还欠八百元。”
       二叔含着泪,一屁股瘫坐在椅上,那刘老板擦干脸,掏出八百元说:“算我的,今天我为这小姐买单。”
       王叔叔见状,急忙抢过那八百元,掏出他的消费卡说:“现金给我,欠的在我卡上扣!”
 
       作者介绍: 田诗范,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人民日报》《今古传奇》《四川文学》《上海文学》《短篇小说》《百花园》《长江文艺》《故事会》《龙门阵》等国家、省地级报刊发表小说及各种文学作品千余篇,出版有小说集、中短篇小说集、小小说集、诗集、文集、长篇小说多部。
 
 
海南4+1 乐盈彩票APP 全民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 彩98彩票计划群 顺发彩票计划群 玩彩票计划群 545彩票计划群 K8彩票计划群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