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自由诗 > 正文

后萍花时代诗选

后萍花时代诗选
 
作者:刘智临
 
尼采
 
站在山巅上, 他呼出的气
比吸入的更冷, 烫伤的手指
化作五根缰绳
 
以上升的隐喻, 抓住
少女脚胫时, 死亡闪烁, 嘹亮如
永恒歌剧中的人物
 
在轮回中
一颗星星奔跑着, 像黑色的

 
2018.11.29晨毕
 
发传单的女人
 
冬天的街角
一个女人向我发传单时
我的身体穿着黑大衣
手插着兜
 
我的手中是黑暗的虚空
虚空轻飘飘
无法接受一张纸
沉重的馈赠
 
我忽然想起  有一次
街角  上帝向我发传单时
我的灵魂也穿着黑大衣
手插着兜
 
再有一次  当我鼓足勇气
向爱人发一张传单时
她也手插着兜  轻飘飘走过
所以我很能理解
那女人的悲伤
上帝的寂寞
 
而当手插在兜中太久
我们都会变为
没有手的人
 
——2018.11.30午毕
  
致孙君
 
1
你对我说过的
我无法再对另一人说  世上有
那么多美丽者  对与我无关的一切
我只能保持沉默
 
2
你对我说过的
成了我的符印  像墨刑  当我想起
最初的爱  我的身体
一半将沉入黑暗
另一半  由你给予我的一切
自我这里偷走
 
3
十七岁那年
你代我凝望一口水井
掰手腕  好像一起汲水  你的手在抖
当水中的月亮被捞起  破灭
你我终于可以一起消失
合为井底的星辰
 
2018.11.30午后毕
  
晨桐
 
一年的最后一月
在枝杈上摇晃尾巴
柔软  蜷缩着  它吮吸自己
以婴儿的速度生长
 
音乐
与晨光晒暖泥土  流淌着
退潮  深入树根  成为––
沉默
 
我看到自己的许多面孔
悬荡着  正将飘落
我看到自己内里的许多窗子
重叠  合为一扇窗子
 
一只鸟
悄悄落到枝上  旋即飞走
像佛
 
2018.12.6上午毕
  
无题
 
我生活在巨大的迷乱中  皇帝
无法大赦我的灵魂  我是满月形罗盘
你已摸到我的机枢  现在
请握紧它
 
爱情
冰冷的史前石柱  作梦的芥菜种
天国彻夜的暴雨!
森林
 
2018.12.6下午毕
  
自朋友家归
 
太阳系最冷的一天, 早上6点
我醒来, 像一只海蜇, 动身––里外都是黑暗
朋友要他爸爸送我, 我说谢谢, 不必
我想我会独自穿过死亡
我叫车, 但死亡的士之车夫, 还在睡觉
死亡本身, 也昏困不堪, 疲倦, 苍老
可我针般清醒, 健壮, 旺盛, 得意扬扬
我二十岁, 我跨入黑暗中
 
走出小区, 骑上车, 遇到两只狗: 死亡之理型
像白色塑料袋飘到街上, 一段4.2公里宽
18分钟长的冥河, 奥菲斯要驮着自己, 穿过它
如火焰的打孔机穿过寒冷暴君的舌头!
手套惺忪地醒来, 发觉自己长满了眼睛––
冬神将千万把钥匙插入它的锁孔
地狱之门敞开, 有两扇, 在我的手上!
 
凛风在我脸上, 挖泥, 挖掘出它自己
我抚摸她的形体: 凛风穿着百褶裙
我戴上口罩, 没有用! 吻的弹片砸向我
一颗我称为"死亡"的行星, 转过背脊:
死后所见的一切登上露台, 看着我
那是异教的, 超离天堂与地狱, 只有
一小片银色的晕眩, 溶解在黑暗中
"我"的概念已被寒冷吹散
我是一艘空船, 无法将自己载回人间
 
李斯特在我脑际怒吼:
"快一点, 诗人与圣徒们, 再快一点! "
他用蓬乱的长发拼命敲钟, 这是大革命前夕
世界是庇护死亡的巨大钟形罩!
不正有一个维京人, 穿上我灵与肉的盔甲?
握紧黑色音符的手斧, 在无数盏绝望之烛下
猎捕着我的撒克逊娇妻––死亡!
 
时间于深蓝色中抛锚, 怪兽手攥烟花
只有金属涌向梦境: 那疼痛感, 带着铁锈味
不知骑了多久, 我骑在轮回之马上
已历无穷劫, 我已消失, 空无以更嘹亮的
昏暗轮廓, 接替我的存在, 我是一切红绿灯中
熄灭的那个, 四肢抽萎, 又长出它们本身
两扇地狱之门, 颤栗, 扇翅欲坠, 摩着活的车把
要将记忆之冻土拔起, 将蓝色深底的锚拖走!
 
"还有420米"––平静的疯狂引诱
导航中那个我讨厌的女声, 此时美妙如
塞壬的声音, 神的启示, 我受了洗, 从冰中
上来, 看到天为我开了
她的灵, 鸽子般降下, 落在我身上
天上有声音说: "这是我的爱人, 我所喜悦的"
 
我停下车, 泊在挤满骨头与彩色壁画的渡口
此刻, 黑暗明亮, 清晰, 闪闪发光
我能勾勒它的轮廓, 抚摸它的兽栏
拥挤吵嚷的月台, 死亡呼啸着错过我
我二十岁, 有无限种可能
在黑暗中, 我在凝视所有
我可能是而我不是的人
 
2018.12.15夜深毕
 
冬日弥撒
 
世上所有被爱与被侮辱损害的一同升起
可以凝成一个天国  活着的静伫人间––
伸展双臂  以受难的丰姿  血气洗净自己
冻为铁钉  于雪中飘落  雪中的芥菜种
在森林里发芽  发芽的十字架彼此摩挲着
 
在人间  我们凝视着天国的雪  缓缓
沉重地降临  宁寂中  森林举起乐器––
我们之中受难者的骨头  血气在吹奏
而雪继续飘落  砸到世上  以一生完成撞击
铁钉的墓群凿响无数十字架的和歌
 
2019.1.9夜深毕

幸运时时彩 百益彩票计划群 玩彩票计划群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云顶彩票计划群 GT彩票计划群 吉林快3 北京赛车怎么玩 TT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