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自由诗 > 正文

收割的季节到了

收割的季节到了
 
作者:卢辉
 
收割的季节到了,那些稻穗
往左看有点翘,往右看随风摇曳,往下看
泡在阳光下的谷粒,有些
怀抱
 
进入到这个阵营,很多人在等
国家在等,报纸在等
脱谷机在等
镰刀也在等
 
下手要快,黄昏要快
不老不行
头不断也不行,一大片的庄稼
遇到田埂排满谷袋,天地交接
遇到扁担,庄稼有名有姓
遇到水壶缺水
蚊虫浪漫
 
这座城,看起来都像是光影
 
凡是在街市,被夜色包裹着的
灯光,被一场大雨洗涤的
墙角。有人还在路上
有人不预备伞
此时此刻,色彩驳杂的阳台变得遥不可及
 
积水是幸福的
这座城市的每一盏灯,需要水的照应
不时有车从水上经过
溅起的水声,远处的犬吠,听起来
好像是光影
 
临街的铺,临街的艳丽
都在各自的窗户之内,营造另一盏灯
穿城而过的河水都到了该去的地方
桥的护栏,包括斜坡
一直占据在这座城市的
中央
 
用一分钟看遍果园
 
跟着一颗沙粒掉下
这肯定是很重的时间,也好
眼前的果园和枝头
不必急于
挂果
 
若是叶子
下了地,咯登一下
我的心吃了紧,莫非
还有臆想的果子
压弯了
枝头
 
时限
 
整座山都是我的,我吻她
我就是露珠
挂上一滴,看着草长大
 
这个早晨,雾很新鲜
鸟是过渡时期的
故交。我在树皮上面
有个记号
 
这么多山的随从,我就爱影子
秋的影,水的影
崖壁,青藤,苔藓,枝条
时间的影
 
一年又一年,我顺着影子攀爬
比芽更高的果子
比崖更高的
悬念
 
世上要数的东西很多
 
我数过江山,有时怕指头不够用
后来一想,江山不是我随便就能数的,一如黄河
壶口,该断崖的时候
一点都不喊疼
 
水,很多
数着数着,就如头发
不是李白的三千丈,也不是烟火
断了草木
 
世上要数的东西很多,打柴人
几根柴草都能数出后继
有人。相信一把火,从灶头到原野
草木唯心
 
作者:卢辉
来源:卢辉新浪博客
 

 
优优彩票网 山东11选5 极速赛车八码怎么买 豪客彩票计划群 长江彩票计划群 668彩票计划群 万家彩票计划群 新世佳彩票计划群 金沙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